集团要闻

1月31日,中央决定成立招商局蛇口工业区

发布时间:2010年1月31日 新闻来源:深圳特区报

1979年1月31日,中共中央、国务院决定在深圳市成立蛇口工业区,由香港招商局集资并负责组织实施。中央制定蛇口工业区的方针是“立足港澳,领先国内,面向海外,多种经营,工商结合,买卖结合。”

蛇口工业区的诞生,成为中国改革开放历程中的一件大事。一个多月后,宝安县改建深圳市,再过了一年多时间,1980年8月,深圳经济特区建立。可以说,蛇口工业区为日后的深圳经济特区探路摸索,也为深圳的改革开放贡献了开放、包容、进取、求变的精神。

短短30年,蛇口诞生了新中国首家企业股份制银行——招商银行、新中国首家企业股份制保险公司——平安保险公司;南山开发、中集、招商地产、深赤湾、深基地成长为国内外标杆企业;非招商系的华为、金蝶、安科、深开发,从蛇口走向全国乃至世界。鲸山别墅区群商毕至,蛇口港区万船云集。蛇口工业区,成为现代企业成长的新黄埔。

——孙绍先谈蛇口工业区诞生秘事

孙绍先,教授级高级工程师,1981年由交通部调入蛇口工业区,先后任蛇口工业区管委会委员、总工程师室副主任、总工程师,兼任过工业区内多个部门领导职务,1997年退休,曾任深圳市政协常委、市科协常委。

1979年1月31日,中共中央、国务院决定在深圳市蛇口举办工业区,由招商局集资并负责组织实施。中央制定蛇口工业区的方针是“立足港澳,领先国内,面向海外,多种经营,工商结合,买卖结合”。

伴随着中国内地第一个出口加工工业区的建设,在蛇口这片热土上,南海之滨的改革春风,拉开了深圳经济特区开发建设的序幕。为再探蛇口工业区诞生的经过,记者采访了原蛇口工业区管委会委员、总工程师孙绍先。

百年招商浴火重生

我是从交通部派到蛇口工业区工作的,算是袁庚的搭档。每逢蛇口工业区开发建设的纪念日,都要经常解答人们给我提的问题:招商局跟香港是什么关系?为什么招商局要在蛇口建工业区?

这得从招商局的历史上说起了。19世纪后期,风云激荡的中国近代洋务运动中,产生了众多民族工商业,招商局就是其中的代表。1872年,李鸿章写了份奏折报给清政府,请求“设局招商”,试办中国现代轮运业,以求自强求富,振兴工商。招商局的名字就是这样得来的。招商局既是洋务运动中创办的第一家工商企业,也是近代中国创立的第一家民族工商企业。几十年航运经营,招商局不断积累资金、人才和管理经验,后来的开滦煤矿等一批工商业,都有招商局的身影。

1950年,招商局起义,所有起义船舶驶回新生的祖国,成为建国初期一支相当重要的水上运输力量。招商局成为新中国交通部的驻港机构和独立的经济实体。

1978年10月9日,交通部向中央请示,希望上面能让招商局“冲破束缚,放手大干”。这时十一届三中全会还没召开,但这份请示报告递上去3天,党中央就批准了。在交通部外事局任副局长的袁庚,被派到招商局担任常务副董事长。当时的招商局虽号称四大驻港中资机构之一,但已沦落到三流水准,总部设在香港干诺道一幢不起眼的旧楼内,实力难望包玉刚、董浩云这些船王的项背。袁庚看到招商局的窘迫,一股冲劲上来了,说香港发展得这么快,我们国内有土地和人力资源,为什么别人能干我们不能干?

那时我还在交通部基建司做副处长,常听回部里开会的同志说,袁庚很着急,要把招商局的业务搞上去,想了很多办法。袁庚想把招商局发展成多元化的大型跨国公司,招商局的老本行是航运,最后他们决定先搞个修船拆船厂,这个有经验,肯定赔不了。但在寸土寸金的香港,搞修船厂肯定是行不通的。当时招商局旗下有100多条船,平时维护也是一笔大开销,在香港修也是修,在内地修也是修,还能便宜很多。最后,袁庚决定到内地找发展机会。

李先念在南头半岛划出两道杠

要建修船厂,就得找合适的码头港口。从香港远洋公司调来的张振声和招商局的另一名同事,开始四处选地方。他们最初圈定了蛇口、盐田、大鹏三个地方。跋山涉水,勘测水深、流速。他们回来汇报说,蛇口什么都好,就是水浅、淤泥多。养蚝可以,但不适合停靠大船。盐田和大鹏适合建深水港,但淡水、电力缺乏,交通不便,工程投资太大,还是蛇口淡水供应有保证,交通更方便,海路到香港27海里,只要一个多小时就能到。

定下蛇口的选址后,袁庚就赶紧向当时的交通部部长叶飞汇报,推敲报告的细节。1979年1月6日,以广东省革委会和交通部联名的方式,向国务院呈报了《关于我驻香港招商局在广东宝安建立工业区的报告》。1月31日上午,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李先念、谷牧听取设立蛇口工业区的汇报。袁庚说要在蛇口划一块地做工业用地,李先念就在南头半岛的根部用铅笔画了两条杠,说:“给你一块地也可以,就给你这个半岛吧!”李先念还说,不给你们钱买船、建港,生死存亡你们自己管,你们自己去奋斗。你们要赚外汇、要向国家交税。

就这样,蛇口工业区拿到了准生证。在随后的建设中,招商局没向国家要一分钱,自筹资金6000余万元,投资开发蛇口工业区。

小处长关键时刻起作用

说起蛇口的开发,我总觉得是上天的安排。在蛇口工业区建立的决策上,我轻轻推了一把;在人生道路选择上,蛇口工业区紧紧抓了我一把。结果,后半生都交给了蛇口,交给了深圳。

1979年元旦过后,袁庚到北京开会,向交通部汇报蛇口工业区建设设想。部长叶飞召集交通部内十几个司局长参加会议。我所在的基本建设局局长是李浩然同志,当时他级别很高,是九级干部。那天下午四、五点钟,我接到他的电话:“小孙,过来一下,下午有个会,我有事,你代我开。”我进会议室一看,我是最后一个到的。会上,袁庚打开海图,说部长派我到香港,那里地很贵,我找不到地方,就在香港对面的宝安要了一块地,可以搞个后方基地,建油漆厂、缆索厂、帆布厂、轮胎厂,为航运服务。蛇口渔人码头是上岸的地方,不过是“箱子海关”,印章都放在海关人员皮箱里,随手掏出来就给人盖。香港方面的商人说,这太随便了,哪像海关的样子。袁庚说,要香港人过来,当务之急是在蛇口建一个工业区,首先要建一个码头。

没有一个司局长当场同意袁庚的看法。有的抽身离席,有的说海泥淤塞严重,你招商局有那么多钱搞疏浚吗?大家都表态了,叶飞就点我说:“你还没代表基建司发言呢。”我听了袁庚的报告,很认同他的思路,于是就讲了三点意见:一是珠江是中国最清的河流;二是地球自转导致蛇口淤泥不严重,疏浚工程不会很大;三是蛇口离岸3.5-4公里处,有一条18-20米深的水道,是天然良港。我这三点摆明了就是支持袁庚。有司局长反驳我说:你说淤泥问题不大,怎么袁庚报告说还要清淤呢?我说现在的淤泥是在过去千百万年历史中形成的,清理以后就没这么严重了。

叶飞最后拍板:按基建局的意见做。

“第一炮”具体时间说不清

正因为当时人们都没把蛇口工业区的建设当回事,所以后来记录开山打响“第一炮”时,忽然发现一直没有一个确切的时间。

1979年2月2日,蛇口工业区获批第3天,副总理谷牧召集国务院有关部委负责人开会,通过了蛇口工业区建设的构想。随后,招商局和广东省公路勘察规划设计院、交通部第四航务工程局(简称四航局)分别签订了蛇口工业区“三通一平”设计委托书。4月1日,蛇口工业区筹建指挥部,开始施工准备工作。小规模的土地平整陆续展开。

为什么要放开山第一炮呢?主要是修建蛇口码头的需要。当时蛇口水浅淤塞,码头不能建在软基岸线,一定要挖掉淤泥,填上实土。设计和施工单位计算发现,建3000吨级驳船码头,需要水深3.5米,就要挖掉20万方淤泥,然后用等量的实土回填。按当时的价格,一方土运过来是15块钱,太贵了。后来大家一商量,干脆炸山算了。爆破点选在微波山和龟山之间100米宽、200米深的这一块,能炸出25万方土石。

那天天气不错,施工队放炸药的工人很有经验,称得上是六洞齐爆。近20吨炸药把地面轰得直摇晃。在当时,炸个山取土修码头,算不上什么大事,所以现场的亲历者都没拿相机拍。直到1984年小平视察深圳,人们才渐渐提起开山第一炮的事情。遗憾的是,人们现在看到的,其实是珠江电影制片厂的摄影师用摄像机拍的,照片也是从胶片上截取的。但我不能证实画面所记录的就是开山第一炮。蛇口工业区记录这件事时,用了模糊的手法,只提7月上旬,放了第一炮。《蛇口》十周年纪念封的邮戳上,这一时间确定为1979年7月2日。有的同志在回忆时提出,是7月18日放的第一炮。

我查看的施工队的施工日志很清晰记录着,1979年7月12日,在蛇口五湾成功爆破。此前,施工日志就没提过爆破的事。

开山炮轰出“四分钱”风波

开山第一炮轰过以后,施工队的进度十分慢。按照合同规定,四航局必须在1980年1月完成码头150米施工。眼看时间紧迫,工地的进度却让人泄气。从炸山的地方运土到码头,路程也就300米,一辆车一天跑80趟不成问题。但车队每天只能完成一半进度。工业区指挥部的人跑来找我说,老孙,你快去看看吧,工人们都不干活。

我跑去一看,中午太阳很大,工人们都钻到汽车底下乘凉呢。我赶紧去找袁庚,他眼珠子转了几转,盯着我问:“能不能搞点奖金?”

我愣了一下,那时还没有打破大锅饭,奖金怎么定也没有参照系数啊。后来跟马国安测算了一下,拉土的距离乘上趟数,定额每人每天55车,完成定额后每车奖2分钱,超过定额,每车再奖4分钱。

土政策一公布,工人们都从车底下爬出来,发动汽车去运土。最多的人一天跑了131车,一天奖金就是4.14元,最多的一个人一个月拿了400多块。这可超过工人们一年的工资总和了。

为防止发奖金的事泄露出去,工业区三令五申,要求工人们互相不传各自的奖金,也绝不能告诉老婆实情。没想到,奖金发了3个月,过年时有的工人带着几百块钱回家,被老婆刨根问底,把奖金的事说出去了。结果,广州的媒体最先报道了这件事。也有人暗中向中央打小报告,说四航局乱发奖金。一份红头文件上写着:交通部招商局蛇口工业区奖金挂帅。

这个罪名可不小。重重压力下,1980年4月,奖金政策被勒令停止。工人一看拿不到奖金,积极性大受打击,运量立刻直线下降,施工进度一下子又慢下来了。为完成施工进度,我们也四处活动,后来新华社记者通过内参进言。7月30日,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、副总理谷牧在新华社《国内动态》清样第20687号上,对蛇口工业区实行超产奖作了重要批示。8月1日,工业区重新恢复超产奖。后来我算过,工业区发放的这部分超产奖金,总共也没到10万元,还不到码头所赚的2%(王轲真)


新闻来源:深圳特区报 2010-02-01 分享到:

招商局集团网站群

下属公司
政府部门
上市公司

关于招商局>

招商局是中国民族工商业的先驱,创立于1872年晚清洋务运动时期。140余年来,曾组建了中国近代第一支商船队,开办了中国第一家银行、第一家保险公司等,开创了中国近代民族航运业和其它许多近代经济领域,在中国近现代经济史和社会发展史上具有重要地位...

关注我们

  • 招商局微信

  • 官网手机版